-△-

[宗咪] 晚安

影片美伽终究还是没忍住,他抿了抿嘴,最后决定放任自己这一回快要喷涌而出的感情。

但还是犹豫了好一阵,他是那么的紧张,他在黑暗中用视线描摹着斋宫宗的脸庞,每看一眼他的勇气就会往下降一点,原本满腔热血地想要趁着斋宫宗熟睡去亲吻斋宫宗的嘴唇,结果最后只是怂怂地捏着自己的衣摆,轻轻俯下身在斋宫宗阖着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但是这一吻也耗费了他所有的勇气,刚落下去就立马把头抬了起来,一秒的停留都没有,仿佛只是一不小心看花了眼。

影片美伽小小地喘了口气,他觉得斋宫宗甚至可以听见他胸腔里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因为这声音是那么的明显,震得他耳膜发疼,震得他喘不上气,震得他脸颊发热,以至于他差一点...

一个段子。

国设注意。

“操。”江无边睁开眼就骂了一句。

这声儿有些大了,坐在他旁边的抱着孩子的阿姨瞅了他一眼。

江无边完全没注意到,他是给疼醒的,腿抵在前面座位抵得没知觉了,后来不自觉地一动麻劲儿一瞬间就冲了上来敲打着江无边的神经,又酸又麻又痛的酸爽滋味硬生生把江无边从睡梦中叫醒了。

江无边动都不敢动,小声抽着气儿等着滋味自己时候到了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候他又是一条好汉。

“中心广场站到了,请下车。”

坐过站了。

江无边听着毫无感情的报站声非常激动地又骂了一声操,还在醉醺醺的腿也顾不上了,抓起书包疾冲下车朝着反方向跑去。

17岁,高二,正是自由洒脱的年纪,一切美好的故事都喜欢以17岁为开端。17岁的人儿,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热血满腔,可以自由到处闯,因为是17岁。

宋凉将盖在头上的卫衣帽子扯得更低了一些,视线遮掩住大半,校服外套拉链一拉到顶,又盖住了小半张脸,一上一下这一张脸又差不多全给盖上了。他双手揣在兜里,慢慢悠悠地朝教学楼晃过去。

上课铃响前十分钟。学校里非常热闹,学生们难得整齐划一地朝教学楼跑去,负责查早晨出勤的老师拿着喇叭站在楼梯口大喊:“快一点!跑起来!”

他这般悠闲的样子丢在校园里便十分引人注目,而且他周围还空出了一大块地方,走哪儿空哪儿,更是显眼。周围人流加大起来,不时有人念叨着“还有...

“我爸是个疯子。”江无边终于开了口。

花润愣了一下。

“是不是很惊讶?”江无边笑了笑,“长得帅,家里有钱,性格还很好,人人夸的理想型,居然是个疯子,我妈当初也没想到,还觉得自己捡了个宝贝,乐得合不拢嘴,愣是被我爸,和我爸那一家的极品,骗走了十七年的时光。”

“我妈多么好的一个人,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妈带着我在公园散步,阳光打在她脸上,那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笑容。”江无边把自己砸在沙发上,声音低低的,“但是她却被我爸毁了,甚至因为生下了一个带有疯子的基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疯的儿子,走都走不了,血缘关系和邻里的那张嘴把她的自尊和身体钉在我家,钉得死死的,动一下就会流出一大滩血来。”...

“然后哥哥给你把小花扎小辫上啊。”江无边从刚摘的一丛小野花里挑了一朵粉色的插进小姑娘的头发里,然后很潇洒地一拍小姑娘的脑袋,“玩儿去吧。”

“小辫哥哥。”托着腮在旁边看着江无边给小姑娘扎头发扎了半天花润张口叫了一声。

“叫我呐?”江无边喝了一口水,“什么时候又给我取的外号?”

“就刚刚。”花润笑嘻嘻地伸手一搂。

“哟,干什么?”江无边冷不丁被花润抱到怀里,吓了一跳,紧张地四处看看,“这还在外头呢。”

“脑子里想的什么?”花润乐了,胳膊松了松,“这不是小花扎小辫呢。”

“你脑回路挺清奇的啊花润,这都能想到把咱俩绑一块儿。”江无边也乐了。

“跟你呆久了呗,近墨者黑嘛。”花润又往前拱了...

“我到地儿了。”端阳坐在驾驶座上。

“哦行。”许宗西的声音从车载音响里传了出来,“包厢503,好好演,张少爷。”

“干嘛老让我演什么少爷角色啊?”端阳手搭在方向盘上,“实力派也不能老演同一种角色吧?”

“除了你咱队里每个家里有矿的了,人皆良民。”许宗西酸溜溜的,“劳烦资产阶级本色出演一下好吧?”

端阳笑了一声。

“行了,过半小时以后进去,会有人和你接头的。”

“哦,”端阳无聊地看着窗外,突然眼睛眯了起来,“西西啊,我估计得先进去了。”

“干什么呀你?看见美女忍不住了?”

“看见个熟人,去打个招呼。”端阳拔了车钥匙,甩门下车。

“喂!”许宗西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气急败坏,“谁给你...

<北米双子>美好年华

-一个碎片记忆

-无差


阿尔弗雷德总是忍不住去回想自己与马修的美好年华。

那时候的他们是真的小,又真的是无忧无虑,每日的欢乐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总是未完待续。

阿尔弗雷德在屋外的草地上尽情地撒野狂欢,身上的精力似乎永远都消耗不尽;马修坐在书房软绵绵的地毯上,一本书就可以让他收获愉悦。

偶尔阿尔弗雷德旺盛的精力也会让马修遭殃——阿尔弗雷德会带着一身的阳光冲进书房 然后将马修狠狠地扑倒在地上,得亏有一层软绵绵的地毯,不然不知轻重的阿尔弗雷德得让马修疼上好半天。

马修的书因为冲撞而脱手掉在了一旁,阿尔弗雷德整个人都贴在马修的身上,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埋...

<北米双子>背影

-非国设,无差

-是背影魔改(。

-不要想太多啦,因为到后面就突然变懒了owo


Summary:你站在此地别动,我去买几瓶枫糖浆来。


我与阿尔弗雷德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夏天,亚瑟放假了,阿尔伟雷德也放暑假了,正是欢欣愉悦的日子。

我从多伦多到纽约,打算跟着阿尔弗雷德去伦敦找亚瑟。

到纽约见着阿尔弗雷德,看见他满满当当的行李箱,又想起亚瑟,不禁心中升起同情。

阿尔弗雷德说:“可终于到了这一天!Hero相信亚蒂会很乐意见到我们的!”

到伦敦安顿下来,阿尔弗雷德在家里大肆欢乐,又把基尔伯特...

<米加>SPRINGTIME

-非国设,一个小日常短打

-庆祝米诞!米米happy birthday!!!

-所以说为什么夏天你要写春天,还是春冬交际的时间(。


Summary:男朋友迟到了该怎么办呢?


烦躁。

这是阿尔弗雷德心中唯一的想法。


“真是的!马修怎么可以迟到啊?”阿尔弗雷德鼓着右脸颊在手机屏幕上愤愤地戳着,宣泄着自己的不耐,“我都已经等了他二十分钟了!”


世界的正义HERO:马蒂————!!!

世界的正义HREO:你什么时候才到和我的约定地点啊!

世界的正义HERO:你都已经——

世界的正义HERO:迟到了二...